您的位置:伟德国际1946备用网址 > 变革 > 正文
海拓先驱
来源: 发布日期:2018-12-13

  1988-1998年,阿尔及利亚十年内乱,局势动荡、遍布危险,中建海拓者选择默默坚守,与阿国人民共克时艰。1996年底,为承办35届非统大会,阿尔及尔松树喜来登五星级酒店项目应运而生,中建阿尔及利亚公司临危受命,接下这一项历史意义重大的“超级工程”。18个月的超短工期、全新的欧洲施工验收规范、第一个全方位一体化的EPC工程……82名海拓者肩负中建使命,不容退缩,只能向前。临危受命、困难重重。陌生国度里他们顶住压力,历尽磨难;居无定所、夜半枪声。动乱局势中他们披荆斩棘,排除万难;一代又一代海拓传承者,用实干彰显“中国速度”,用坚守书写“中建品格”。

阿尔及尔松树喜来登五星级酒店外观.jpg

阿尔及尔松树喜来登五星级酒店外观

临危受命,彰显中国速度

  1996年底,阿尔及利亚形势趋于和缓,尽管恐怖事件天天报道,但是恐怖政党和组织已经失去人心,阿国外交恢复正常,准备承办35届非统大会。阿尔及尔松树喜来登五星级酒店项目业主(国家公寓管理局局长MELZI先生),通过中国驻阿大使馆武官处找到唯一一家没有撤走的中国公司——中建阿尔及利亚公司,要求我们与其他几家欧洲公司共同参与该项目的投标报价,经过几轮艰苦谈判,中建从众多欧洲公司中脱颖而出,成功中标,并于1997年9月15日,中建在海外承建的第一个五星级酒店破土动工。

  2008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非洲,听取所有中资公司驻非洲代表的汇报。当讲到松树喜来登项目时,胡主席说:“这个项目我知道,阿国总统布特弗利卡专门提到过这个项目,赞扬这是‘中国速度’,这是阿国十年内乱时期建的唯一一座酒店,是中国给予他的最有力支持。可以说,中建在非洲留下精品工程的同时,还建立了长久友谊。”

  这个项目展现了中建在海外的种种挑战与突破。这是第一个完全使用欧洲规范和欧美材料设备、由欧洲工程师做监理的高档建筑;第一个集土建、安装、装饰、材料设备采购于一体的EPC工程;第一个身负重大历史使命却又有最短工期要求的复杂施工项目……面对这么多第一,困难显而易见。

  当时,中建国际化程度不高,对欧洲标准、施工方式乃至工作思路都不太适应,而项目工期后门已然锁死,只有短短18个月。初出茅庐的中建人能否担此重任?欧洲设计师和当地政府心里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18个月,成就一生记忆

  1999年6月,松树喜来登项目经过艰难跋涉终于完工,为非统大会贡献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场所,各国参会要员也在金书中纷纷留言写下赞美之词。非统会议结束后,布特弗利卡总统专门接见了松树俱乐部喜来登酒店项目组全体人员以示感谢,中建海拓先驱在历经风雨之后终于迎来彩虹。

  时隔20年后的今天,那些项目亲历者在讲述往事的时候,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是我人生最难忘的日子”。

  “那时施工没有周末,从开工到1999年6月底交工,总共休息了一天半,就是年三十下午看春节晚会休息的半天和大年初一的一天。还记得年三十春晚上,一曲《常回家看看》,让我们热泪横飚……”

  松树喜来登酒店建设过程中,中建人在面对高强度工作的同时,还要克服动荡社会环境造成的心理压力,一位项目设计负责人回忆:“1998年从国内被派往项目,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荷枪实弹的军警,到处都是,机场到松树喜来登沿途中,能看到草丛中蹲着的军警。一下子感觉气氛就很紧张了。去的时候临建没有完全修好,我们住在一个废弃的咖啡馆里,屋里没有锁,拿铁丝挂起来,晚上经常能听到枪声,我们每个人床头都放着一根钢筋棍。整个社会是不安定的。”

  整整18个月,项目建设者除了克服高强度工作以及恐怖危险带来的生理及心理压力,还要面对团队磨合、欧洲标准、技术挑战、业主关系维护以及物资匮乏等带来的不适。

“要想知道地中海海水的滋味,就要亲自尝一尝”

  “要想知道地中海海水的味道,就得亲自尝一尝。光知道晶莹剔透是不够的。”这是项目总指挥唐铁志回忆文章《松树情怀》里的一段话,他说,这是他一生写的最好的一篇文章。

  “刚去的时候坐飞机,竟然不对号入座,抢座!飞机飞着飞着盖子弹开、钢丝都漏出来,谁不害怕?只有对海外有一种深情,才会去拼搏。”

  项目班子成员刘宝国回忆:“松树项目投标时只有7张图纸,合同额7000多万美元,按国内这么大的项目光图纸就要一大箱。但是当时条件很艰苦,动乱,工期又紧,工地全封闭还要宪兵站岗。开工伊始,要创造施工条件,业主天天催,天天开会。甚至到意大利去要图纸,设计单位又不着急,没有图纸时间紧迫,不能坐以待毙,就根据经验来准备材料。”

  主体方面垫层方面的图纸出来时,设计方说够干三个月了,结果项目没用十天搞完了。“商务部一个部长出差一个星期,突然看见了竖起来的结构框架,还以为走错路了。”

  图纸材料都差不多时,工期已经过了三个月。主体干了一半时问题又来了——国外的设计属概念性设计,而指导施工所需的深化设计必须由施工单位来做。争分夺秒之际,项目又紧急从国内派10个人来搞深化施工设计图。设计图还要拿到欧洲去审核签字,往返就要一个星期。

  比如天然气管线图纸,设计方只提供一张概念设计,项目要根据这张图再提供几百张详细图纸。材料图纸问题都解决了,又要应对欧洲标准的各种问题。欧洲规范从源头开始,国内所有的施工验收规范都不适用,所有设备材料都需提供技术卡片,甚至几毫米的卡子也需要技术卡片,大家都无经验可循,起初很不适应。在做项目过程中,中建人渐渐熟悉了欧洲标准、理清了欧洲人工作的思路,慢慢变得心应手,坚定稳健地迈出了国际化步伐的第一步。

酒店内的总统套房.jpg

酒店内的总统套房

  材料采购也是项目实施过程中的一大难题。1亿多美元的工程,订了7000多万美元货物。除了水泥、石子、混凝土沙子、空心砖等少部分材料,其余都要从欧洲进口。13个国家,73个供货商,项目共签订了279个供货合同,供货达6030万美元,光进口集装箱就有1050个。

  大宗采购有通用参考价格,可以走海运,但对于机电领域的一些异型材料来讲,就没这么幸运了。

  当时项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成立了一个采购小组。业主指定比利时设计师,价格给的特别高,但是设计师又拿业主和工期来压,说不赶紧订货,工期来不及,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没有可借鉴的经验,采购工程师坚持一定再找几家比比价,采购电气材料时,比利时设计师推荐法国施耐德。我们的工程师在布鲁塞尔找ABB报价,价格比施耐德低了将近30%,而且技术参数都是一样的。当把报价拿给设计师的时候,设计师就傻眼了。虽然最终用的还是施耐德,但是价格也破天荒降了18%。

  有一件事让业主很感动。当时环境很差,当地几乎没有任何经营商或代理商,也没有什么工厂,但是按照设计师的标准,又必须采购欧洲的品牌,很多东西是急需的,现场提材料,今天缺这个,明天可能少那个,常规采购根本来不及。项目做通阿航工作,在个人允许托运的重量范围基础上,加上适当运费,加大每个人的行李托运量。于是,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形成了一道特殊风景:管材、小五金、轮胎式的橡胶制品纷纷登堂入室,成为中国人组团结队的托运建筑材料。

“喜来登中国公司”

  松树喜来登酒店项目是中建在地中海畔竖起的第一个丰碑,通过实施项目和业主建立了长期稳定关系,丰富了国际市场施工经验,一大批国际化人才从这里走出。

  项目由中建阿尔及利亚公司(当时为中建驻阿经理部)与中建八局联合承建,高峰时82名管理人员。虽同属中建系统,公司文化却不尽相同,第一次联手,肯定需要磨合,过程中,仅生产调度会就开了185次。

  然而,也正是这个团队,在短时间内,克服重重困难,让当地人见识了什么叫“中建速度”。项目完工后,中建被称为“喜来登中国公司”,寓意就是建设速度又快质量又好。

  松树喜来登项目的成功实施,让中建在国际建筑舞台上获得了尊严和荣誉。成为中建在阿国里程碑式项目,为中建在阿市场的长期发展作出巨大贡献。20多年过去了,基于对中建的信任,阿尔及利亚政府把五星级酒店项目的承建工作全部交与中建实施。

  如今,“喜来登中国公司”的传承者们,已经深深融入阿尔及利亚,在第二故乡的建筑舞台上,继续扮演主角。(中建阿尔及利亚公司供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